Categories

Explosive Violence Monitor report translations

当炸弹沉默时:爆炸性武器的回响效应

虽然大家也明白长期使用爆炸性武器是具有一定的破坏性,但对它其他方面的了解仍然比较少。 随着每年因爆炸性武器而死亡的人数不断增加,Action on Armed Violence (AOAV) 对爆炸性武器的回响效应进行研究,希望详细地让大家了解这种暴力所造成的长期危害。 AOAV的完整报告可以在这裡找到: “当炸弹沉默时”。

AOAV这个研究主要是围绕着两个刚从战争中恢復过来的国家而进行。随着黎巴嫩和以色列之间的33天战争结束超过十年,及斯里兰卡内战冲突停止了八年的时机,我们的团队分别前往黎巴嫩和斯里兰卡,访问当地曾经受过影响的市民、学者、医护人员、非政府组织人员、记者、政府代表及其他专家。

我们了解到这两次的冲突所使用的暴力是双向–在以色列市民和部队被杀害的同时,斯里兰卡政府的支持者和军队也遭到杀害–我们研究重点集中在那些有最大机会受到爆炸性武器伤害的一方;在这次情况下,黎巴嫩南部和斯里兰卡东部及北部的居民是我们调查目标。

调查结果显示,多年来这些冲突所造成的伤痕仍然存在。爆炸性武器造成的影响仍旧显而易见,周边的建筑物和基础设施仍处于那时被严重破坏的状态,是引致当地市民心理痛苦的一种持续。 这两国在不同程度上都在慢慢恢復过来。我们发现:

卫生服务严重受到爆炸性武器影响。

在斯里兰卡受影响最严重的医疗地区,至今仍是无法招募和留住拥有专业资格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人员。冲突期间前后,不少医务人员选择离开了这个国家。

在贾夫纳这个深受战争影响的地区,人口达60万,但只有两名精神科医生和少许辅助人员。

在斯里兰卡,医护人员的流失增加了照顾老年人的挑战。战争令到不少家庭成员要与年纪老迈的父母分开,使他们在晚年没能得到合资格医护人员和子女 (许多人逃到海外生活) 的照顾。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是非常普遍。

在黎巴嫩炸弹袭击后十年,仍有百分之四十三被炸伤的伤者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据称,有近百分之四十八到达斯里兰卡门诊部求诊的市民出现抑鬱病症状。

已受破坏的公共基础设施具有持久影响力。

在斯里兰卡,超过35万户住房遭到破坏。许多人无家可归,亦没法承担住房重建工作,有些地区更因受到爆炸性武器的污染而无法继续居住。

最新数据显示,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仍有73,600人流离失所。

长期基础设施的损失仍具一定影响。

在黎巴嫩,超过300个水源和150个污水网络遭到破坏,加剧了缺水危机–现时三分之一的黎巴嫩人购买其他饮料替代饮用开水,而那些买不起些饮料的人就只有依赖劣质水。

爆炸性武器阻碍经济发展。

在斯里兰卡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超过百分之七十四的市民仍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北部主要城镇的青年失业率更达百分之六十。

不少人正面对贷款和经济担忧,对斯里兰卡因战争而变为寡妇的女性造成严重压力,引致她们出现心理问题。有报告估计,女性自杀人数每月有30人。

未引爆武器仍是一个关键问题。

自冲突结束以来,在黎巴嫩和斯里兰卡仍有数百人被战争遗留的爆炸物而伤。爆炸物造成的污染更阻碍市民获得新土地,延长流离失所时间,加剧贫困问题。

在黎巴嫩,高达百分之三十五的人口依赖农业,在南部受爆炸性武器影响的地区也是如此。南方有近百分之四十二的农地在战争后受到污染。

对儿童影响最大。

被爆炸弹药所伤害的黎巴嫩儿童中,百分之八十八被诊断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在斯里兰卡,由于在战争中失去父母或父母因面对爆炸性武器而令其精神健康恶化,这些家庭的稳定性较差,儿童较易出现行为问题,例如,吸毒和酗酒。

使用爆炸性武器的长期影响在人口密集地区最为明显。

要阅读完整报告和AOAV的建议,请参阅这裡

有关AOAV对于爆炸性武器的回响效应的进一步研究,请参阅这裡